三十而得水痘

我拿着药剂师从儿童专用货架上给我取的CoolMousse跟Piriton,深感哭笑不得——一个快三十的人得了水痘。

Read More

Nando's

今天去使馆领新护照,领完出门撇见街角的 Nando’s。太好了,不用思考去哪里吃饭啦。

Read More

宠妻狂魔

好久没写我跟老张的对话集啦,我得好好补一补。 老张其实是个特别嘴笨的娃,但正因为他笨拙,说的话反而更打动我。

Read More

我的外公

前几天我跟老张回浙江探望外公。见到他时,不是在家,而是在病房里。房间很明亮也很暖和,暖到需要开窗透气。之前在家里要盖三床被子的外公,也只盖了层薄被。他立刻认出了我,但说不了太多话。他也立刻唤出了老张的名字,尽管之前只见过一面。但由于颈椎压迫神经,他手脚几乎都动不了了,要一直吸氧,但胃口还不错。他像孩子一样地央求我们给他甩甩胳膊抖抖腿。我们照办,甩累了刚歇息一会儿,外公就又说,“给我揉揉腿,推一推拉一拉”,我们就又继续。外公以前可是从不求人的。

Read More

A few anecdotes of Mr. Feynman and mine

I visited the ArtScience Museum at Marina Bay Sands this Friday, and met Mr. Richard P. Feynman in quotes, diagrams, and pictures. Before that, I had only met him in words, in his two quasi-auto-biographies Surely you’re joking, Mr. Feynman and The pleasure of finding things out. So although he had died before I was born, I still feel I know him somehow. I am fascinated and shaped by many who I have never met in person. Mr. Feynman is probably one of them.

Read More

《1984》——小说还是预言?

《1984》这本书造了许多新词。报纸上常常读到的big brother,doublethink等词汇,还有“控制思想就是控制语言,改变语言就能改变思想”,“发动战争的真正目的是为了解决资本主义产能过剩” 等精辟论断都来自这本书。甚至村上春树的《1Q84》也是向这本书致敬。

Read More

身边的恶魔

前几年光顾着选外院有趣的课,结果今年蓦然回首,发现自己虽然修课数量早已超了,本院的课却还没上够。资深学姐我只好选了系主任Brendan的信息学导论。不情愿、预期低的好处就是,很容易被惊喜到。

Read More

收割智慧

春天在自家后院播种的小番茄熟了。摘下几颗洗洗,一口咬下去,薄皮脆裂,汁水四溅,浓郁的番茄清香溢满整个口腔,清甜清甜。这口感比市面上买的小番茄要丰富得多,不仅有果香,还夹杂着丰收的喜悦和耕耘中汲取的智慧。

Read More

伽利略式募捐

四百多年前,伽利略在比萨斜塔上做了个自由落体实验。实验结果推翻了亚里士多德“物体越重,掉得越快”的理论,而实验手段也许催生了现代募捐的一个好主意。具体是什么主意呢?

Read More

慢性被动单身的止损

帮单身人士脱单不仅是个八卦问题,在不少国家已上升为社会问题。玩过抢椅子(music chair)游戏的人都知道,在音乐戛然而止的那一刻,注定有人得站在那儿。在人口结构性失衡与国人“上嫁下娶”婚恋观的大背景下,自然会有人一直单身,也会有特定群体更容易一直单身。不少国家的政府都出台一系列人口政策和移民政策企图从宏观方面解决这一问题。今天我想从微观角度阐释在外貌年龄资历等条件都差不多的情况下,抱着什么样心态的人更容易一直单身,以及怎样调整心态才可以尽早脱单。

Read More

玫瑰之名

罗密欧在感叹朱丽叶为何偏偏要姓蒙太奇时,曾感叹:

名字代表什么?我们叫做玫瑰的这一种花,要是换了别的名字,它的香味还是同样的芬芳。1

  1. 出自莎士比亚戏剧《罗密欧与朱丽叶》,原文为: What’s in a name? That which we call a rose, by any other word, would smell as sweet. 

Read More

雪影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雪影”。我所说的雪影跟网络游戏什么的一点都不搭噶,特指阳光融化雪地时,由于遇到遮挡而留下的雪片残留。

Read More

感恩二三事

又是一年感恩节,该停下来好好回顾一下那些让我感恩的时刻了。至少也要回想一下那些我本该感恩,却不够感恩的时刻。

Read More

自学好苦,怀念手把手教的日子

《传道书》有云,凡事都有定期,万事万物都有定时。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之事后必再行。于是我一拍脑袋就想了个跟周期有关的课题。跟周期有关那就必须用到时间序列分析。

Read More

庆生之囧

我妈在我这个年纪,已经给我过完两周岁生日了。不知不觉,我已到了该给孩子(如果有的话)过生日的年纪。岁月,就是这么无情地,逼人切换身份。

Read More

身高之囧

我个子不高,老张个子也不高。我俩谈婚论嫁前,他就开诚布公,对我说:

Read More

Google取名轶事

最近在自学搜索引擎优化,自然免不了要研究Google给网站排名的算法。算法每年都在更新换代,Google也在不断成长——详情可读Eric Schmidt(前Google CEO)与Jonathan Rosenberg(Google联合创始人Sergey Brin导师)合著的How Google Works)。Google的技术之牛就不多费口舌了,今天想讲讲它取名的几个轶事。

Read More